广交会上看用工

发布:2012-05-23 15:54:57作者: 浏览量:4490

记者在第111届广交会上采访了解到,因欧美市场复苏乏力、国内经济发展增速减缓,不少企业订单下滑,企业用工需求减少,这使近年来一直存在的用工紧张问题得到了缓解。但用工紧张缓解的表象背后,是工人的低层次就业,这一状况若长时间持续不能改善,将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

  订单减少不打算招人了

  “你看今年工厂来参加交易会的人都多了,是因为今年生意好吗?不是,因为今年订单少了。以前订单多,都在忙订单,很多是老板自己来。今年没事干,大家都来了。”江苏中江集团海外贸易分公司总经理祁沁午说。

  因欧洲深陷主权债务危机经济不振,美国经济复苏缓慢,我国外贸企业主要的国际市场需求拉动乏力。在今年的广交会上,不少中小企业的订单减少,企业经营压力增大。

  广州市怡和艺品贸易有限公司销售经理伍世欢说,今年一季度,该公司销往欧美市场的铁制工艺品订单减少了近15%,所幸南美等新兴市场有所增长,弥补了亏空。

  一些企业通过裁减人员“瘦身过冬”。上海新昌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余彬说,今年一季度,公司订单减少了约30%。公司最高峰时有700多工人,目前仅有50多人,主要是技术骨干,订单多时就在周边招一些临时工弥补不足。

  “现在我们工厂不仅已经大幅裁员,而且状态是开开停停,只有30%的时间正常生产。全盛时期产业上下游为我们配套服务的有几千人,现在只有1000多人。”余彬说。

  一些公司则通过“自然流失”进行生产收缩。浙江木艺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关凌云说,浙江木艺进出口有限公司现有500多名工人,每年工人的流失率为20%到30%,在同行业里,这个比例算是相对较少的。他说:“我们今年和明年都不打算招人,按照估计,今年的订单会减少30%左右,而工人的流失率也在30%左右,这样基本能实现工人和订单的平衡。”

  在此状况下,自2005年前后开始的工业发达地区企业用工紧张问题暂时得到缓解。

  低层次就业风险暗藏

  企业反馈的信息显示,当前我国制造业中不少工人处在低工资水平、低流动性的低层次就业状态。有关市场人士指出,这一就业状态是当前外贸不振经济形势下的一种异常状态,蕴藏隐患。

  “出口形势不好,现在的工人反而比以前稳定了。”祁沁午向记者解释说,工人流失率高通常是在订单繁忙的时候,那时所有的工厂都需要工人,“你出 5块,我出6块,他就出7块,人往高处走,工人肯定会往工资高的地方去,而且那时候辞了工作随便在哪里都能找到另一份不错的,所以工人流动很快”。而现在多数企业情况都不是太好,除了有一技之长的,要想找一份好工作并不容易,因此工人不会随便换工作。

  受企业经营状况影响,工人处在低工资水平状态。余彬告诉记者,上海新昌进出口有限公司的工人正常的工资水平是每月3000元,现在因为工厂开工不足,工人的月薪也大幅下降到1000多元。

  有关专家表示,当前出现的低工资、低流动性状态并非常态,只是不得已而为之。在物价上涨的情况下,低工资状态的持续将给本就处在社会底层的打工一族带来越来越大的生存压力。如果长时间无法转变,将成为诱发社会不稳定因素的隐患。

  “游击化”用工麻烦不少

  伴随订单不稳定,广州“牛仔裤之都”新塘等一些地方出现以日薪制为代表的零散化、“游击化”用工方式。“企业做一单换一拨人,工人干一票换个地方”,催生出一批“日薪族”。专家认为,这种表面看起来“两厢情愿”的自由组合方式,事实上暗藏着社会保险、劳动合同空白等风险,极易发生劳资纠纷。

  一些企业说,经济形势的不稳定使客户也没有稳定的市场预期,进而造成订单不稳定。这给企业生产经营带来不小的冲击,“没有订单时,企业不可能养着大批工人等订单,养不起;大量订单突然来时,企业却喜忧参半,喜的是有单可做,忧的是没人来做。”由此催生出“有单时能干活,干完活拿钱走人,不需要企业养”的用工需求。

  而现在不少新生代工人迷恋所谓“自由”:不进工厂,不用受上班的束缚,而且是现钱到手,痛快。没钱了工作几天,花完了再去找工作。

  分析人士指出,这种用工方式,企业一般不会跟工人签订劳动合同,也不会给工人缴纳社会保险金,双方只是按协定的价钱进行交易。这有违反我国劳动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的嫌疑。虽然这种用工方式只是一些地方逐渐兴起的苗头问题,并非主流,但其风险不可小视。“日新一族”没有劳动合同,也不会有社会保险,容易引发劳资纠纷。同时,这种不充分就业极易滋生社会问题。因此,如何避免游荡在社会上的工人变成闲散人员引发不稳,是有关部门面临的重要课题。
搜索
展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