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公司败局

发布:2012-05-23 16:04:24作者: 浏览量:3519

2011年中那些败局,那些记载着创业者不甘心、荒唐甚至屈辱的故事应当被记录下来,留此存照。 

  假如过去可以重来,我们换一个李善友、葛斌斌、徐茂栋等期盼的结局,于是我们又多了一个关于“价值观,决心,坚忍不拔的精神可以改变一切”的创业“传奇”,这显然未必是一件好事. 

  2011既然过去,就不会回来,但我想2011年中那些败局,那些记载着创业者不甘心、荒唐甚至屈辱的故事应当被记录下来,留此存照,一边让我们可以屡屡重温那些“传奇”,同时也准备随时等待它们换个面目在某年某月再次重演。 

  Ku6视频网:赔了夫人又折兵 

  酷六是个成功的创业故事吗?把企业弄上市(哪怕是曲线的)就算是成功吗?从酷6的大事记及其创始人李善友的宣讲中,显然是。大概如下: 

  ·2006年6月1日,酷6网公司成立,李善友怀揣200万人民币以及“梦想有多高,就能飞多高”的理想,开始了新的征程! 

  ·2006年7月17日,酷6网上线试运行,这是在当年创办的200多家视频网站中最后一个上线的,当时谁也不知道它会是第一家上市的。 

  ·2007年3月,酷6网与百度达成战略合作,为百度提供视频服务支持,强强联合创视频新格局。百度同时战略投资酷6,帮助酷6成为当年上升最快的视频网站。 

  ·2007年5月,酷6网第一轮融资到位,获得德丰杰和德同资本千万美元级投资,创13天融资神话。 

  2008年 

  ·2008年6月5日,酷6网成为第一家获得广电总局颁发视频牌照的视频分享网站,开始领军“民营”视频网站行业。同期,酷6网获得第二笔投资,新增了UMC、SBI等若干家投资人。 

  ·2008年8月,酷6网携手央视网,成为2008年奥运会独家视频点播合作伙伴,借此酷6网流量和影响力大大提升,成为中国顶级视频网站。 

  2009年 

  ·2009年11月27日,酷6网正式加盟盛大集团,与华友世纪合并上市,从而成为全世界第一家上市的视频网站,也是国内2.0创业以来第一家上市的网站,初步实现创业理想。 

  2010年 

  ·2010年07月18日,多家第三方权威公司调查数据显示,酷6网南非世界杯期间,流量、内容及收入均创造行业第一的记录,成为视频网站最大赢家。 

  2011年 

  ·2011年4月,酷6获得盛大1亿美元注资,酷6网发展得到盛大集团全力支持。 


  可惜“王子和公主的童话故事”并没有happy ending于此,2011年4月之后,ku6历尽劫波,创始人隐退,暴力裁员,视频一线公司保级战中无奈降级。 


  2011年有旁观者微博说:“李善友走了,再次验证了那句话,不盈利的企业是罪恶的。这其实对他是解脱,真正痛苦的是陈天桥,一个自己看好而买入的希望,成为每年亏掉半个完美时空利润的包袱,那是怎样的一种锥心之痛。 


  5 月1日8暴力裁员后,@老李飞刀微博如是说 : 冷战时,一青年欲翻柏林墙,被一东德警察射杀。东西德合并后,该警察被判处死刑。律师称,他当时是在执行上司命令,是职务行为。法官说,是否射击是执行命令,能否击中则是个人选择。职业行为和个人人格要分清,切莫牺牲个人底限来执行不正义的职业命令。况且,凡为虎做伥者,终必被虎所伥,岂不二乎! 


  也还有微博如此抨击上述说法:老李拿这个事说事,说的还是酷6裁员的事。按照这个逻辑,如果酷6人事部不为虎作伥,那该怎么办?回复老板:抱歉,我裁了半天,实在裁不掉?那又置职业操守于何处?酷6的麻烦事,难道仅仅是为虎作伥相煎何急这么简单吗?作为创始人,不能这么难得糊涂啊? 

  自从盛大决定收购酷6网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这是个烂摊子。如果说盛大有实力做好视频业务,那不应该收购酷6这样一个出于末流的视频网站,而应该是跟优酷的合作分成。事实是,他们这样做了。盛大当时的收购在互联网评论人士谢文看来是草率的:“当时酷6资金跟不上了,于是跟盛大谈。我认为问题不在于酷6,也不在于李善友和陈天桥谁的发展路线正确,而是盛大在收购时仅仅认为战略上需要一个视频网站,就随意决策,还是经过从容、详细的论证。现在看来这方面有存疑。” 

  中国有句古话:菩萨畏因,凡夫畏果。我所理解的酷6的因果,正在它对于“快公司”的追逐,在于他“13天搞定融资”的自喜,在于他对“创业传奇”的贪恋。 

  在2011,那个曾经为世界杯而狂欢的酷6不期然却又无可奈何得蜕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公司。 

  品聚网:豪言上西楼,为伊消得人憔悴 

  2012 年1月6日,有消息称,“盛大旗下品聚网将关闭”。传言在2012年1月9日被证实,品聚网官方贴出公告,称由于“投资方承诺的投资款未能如期到位,公司资金链断裂”,将暂停公司相关业务。上线不到3个月的品聚网面临倒闭危机。从宣布获得20亿元投资的高调上线,到资金链断裂无法支撑公司业务,曾豪言“三年超越淘宝”的品聚网上演了一场大跃进式mission impossible烧钱游戏。 

  在2011年初,曾担任盛大金酷游戏CEO的葛斌斌在个人微博上宣称,已获得20亿元的投资,并将进军电商领域,“创造有乐趣的电子商务平台”。在此之后,葛斌斌在自己的个人微博上,不断@一些业界名人,试图制造舆论话题。2011年7月份,京华时报刊登文章并援引葛斌斌的话称,“盛大集团作为重要投资方已确定联合其他两大投资方将向品聚网投入20亿元进入电子商务领域”,在文章里,葛斌斌透露“盛大集团目前的投资占比约为40%”。 

  在品聚网 2012年1月9日发出公司清算的公告中称,品聚网将“通过法律手段追讨投资方承诺的投资款”,并承诺“将返还所有商户缴纳的品质保证金”。而在2012 年1月8日,盛大集团针对近日“盛大旗下品聚网倒闭”一事发布声明称,盛大对品聚网从未进行投资,品聚网的一切企业行为系品聚网及其投资人自身的行为。 

  在外界开始纷纷质疑品聚网时,葛斌斌在其个人微博上公布了其与盛大陈天桥的聊天记录作为回应。通过聊天记录,很多人发现品聚网“真实的一幕”:葛斌斌个人出资2000余万元人民币,陈天桥则建议性的提出了总投资额为2亿元的分期投资“对赌协议”。

  北京盛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于国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如果要追究盛大的法律责任,那么品聚网就应该拿出反映案件事实的材料,如果想证明盛大确实投资了品聚网,我想仅仅有聊天记录是不够充分的。即便假设记录属实,并且可以做为证据。这也只能说双方作过初步交流,与是否有盛大投资,是否盛大旗下网站距离蛮远的。 斌斌如果只有这些证据,已经输了。” 

  随后针对葛斌斌公布其与陈天桥的私人聊天记录的动作,易凯资本CEO王冉在微博中发表个人看法:“作为投资人,我看不出天桥想分次投有什么错,至于最后投资节奏的具体条款,需要双方谈判。这位老总拿不到钱就把投资人聊天记录公布,我不知道以后还有谁敢投给他。创业者们,这不是一个好榜样。” 

  在品聚网正式上线运营前,品聚网周转各大城市举行招商活动,吸引第三方卖家入驻,并一掷千金地对提前入驻的商家进行奖励,其创始人葛斌斌宣称将做轻公司,轻物流。在品聚网上线之后,为了吸引顾客,品聚网展开各类广告促销活动,并提出低价“体验购”的推广营销模式,在其倒闭前的12月份,品聚网提出了“巨亏一亿元的一元购”大型促销活动,试图通过低价格来吸引客户。直至2012年1月初,品聚网轰然倒塌,无钱可烧,资金链断裂而被迫关门。 

  高朋网:门当户对的玩笑 

  2011 年7月,在一个非公开场合,我问云峰基金的创始合伙人虞锋:为何投资高朋网?他如此作答:因为GROUPON在,因为腾讯在,因为这是一个依赖出色的商业模式的极其出色的商业伙伴组合。一个月之后,8月19日,高朋中国区董事总经理之一的Raphael Strauch向上海编辑部门50名同事宣布:“你们被裁员了。” 

  随后,高朋网有秦皇岛、烟台、南宁等13个地方分站整体被撤,上海、杭州、佛山等18个分站进行了裁员,裁员总人数超过400人。紧接着,市场又传出团宝、嘀咕等网站的裁员比例高达50%的消息。“裁员” 流感继续蔓延,终于扩散到整个电子商务行业。8月底,凡客被爆裁员5%;9月初,又有消息称敦煌网整体裁员30%。 

  百度百科上如此介绍高朋网:是由美国最大团购网站Groupon与腾讯合资的中文版Groupon团购站,除了Groupon和腾讯共同出资外,还成功引入了虞锋、马云、史玉柱等人发起的云峰基金。CEO由腾讯方面负责担任,运营由Groupon团队负责。双方各出5000万美元(约3.25亿人民币),各占50%股权。高朋网于2011年2月28日正式宣告成立。 
  同年5月,高朋网在腾讯微博发起iPhone4抽奖活动,网友怀疑抽奖活动造假。5月11日,高朋网承认微博抽奖造假,称已经辞退负责副总裁。2011年12月,工商部门确认高朋网所售“天梭表”为假冒商品。此后,百度上再难查询到这个曾经被无数人寄予厚望--“借助Groupon的成熟运营经验,再加上腾讯拥有的巨大用户量,Groupon中文网站将掀起中国团购网站的一场革命的天之骄子项目的最新动态。 

  想念它的消息。

  窝窝团:人有多大胆,地没多大产 


  20天。这是窝窝团购网菏泽、枣庄、聊城等分站的生命周期。从9月8日热闹上线,到9月28日突然撤掉,时间之短,让团购业乃至整个IT界震惊。 
  
  裁员风波波及全国 

  与此同时,聊城、南阳、许昌等分站被裁员工也在网上发帖反映遭窝窝团的突然“优化”后离职。 

  据窝窝团内部人士提供的撤站名单显示,窝窝团此次裁员涉及济南、青岛、成都、南京、哈尔滨、大连、深圳、天津、武汉、重庆等10个大区,共35个地方分站被整体撤掉,其中,菏泽、枣庄、聊城、承德、张家口、临汾等6个分站均为上线不到一个月就被撤,而南阳、许昌等站还未上线就突然通知撤掉。 

  此前,窝窝团前任战略合作总监叶耘曾在微博爆料称,“窝窝团将裁掉目前70%的员工。”窝窝团对外公布的员工数量为5,500人,按照70%的比例来算,窝窝团此次裁员规模超过3,500人。 

  在闪电般撤站裁员之后,窝窝团正陷入生死困境。一方面是遭到大量员工声讨维权;另一方面是分站撤销后有些团购单沦为“烂尾款”,商家收不到结款,消费者也无法消费,就像窝窝团彻底消失了一样。 
  窝窝团为什么会在全国突然进行大规模裁员呢?IT评论网专栏作家袁野认为,毛利不够只是全国性的大规模裁员的借口。裁员的根源在于窝窝团前期盲目扩张,导致资金支持已严重不足,“资金链已显露出断裂风险,只能裁员撤站解决短期危机”。 

  2011 年秋天的窝窝团IPO闹剧,终因遭多家承销商拒绝而无疾而终,此前媒体的报道均普遍认为,窝窝团上市遭拒主要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窝窝团依靠并购大量地方 团购网站拼装而成的发展模式不够成熟,同时,自身管理能力和盈利能力也严重缺失,巨大的风险之下随时有崩盘的危机;二是其招摇撞骗式的赤裸裸炒作行为严重 得罪了华尔街。此前窝窝团曾一度自作聪明的利用高盛做宣传,骗媒体说高盛给窝窝团投资了2亿美元,结果却被高盛澄清是彻头彻尾的假消息,在该谣言被戳穿后 还让内部员工伪装成高盛的人去配合挖角,结果事情很快败露。 
   对此,有圈内专家调侃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窝窝团带给业界的震惊真是无处不在,无怪乎窝窝团遭到业界各方人士的口诛笔伐,只因为其太没有诚信,做事太不讲原则,忽悠太过头。丑闻缠身的窝窝团已经陷入发展和成长的诅咒中不能自拔, 特别是在窝窝团上市无望已成定局后,其唯一的救命稻草也已经消失殆尽,此前一味疯狂扩张追求规模的窝窝团根本从未意识到内功修炼的重要性。 

  结束语: 

  如所有人知,这是一个崇尚“快公司”的时代:“复制一个模式,找到钱,然后烧钱,之后再弄融资,最后或上市或被并购或被干掉”,“所有的东西都要围绕上市来做”。回头再看,上述企业所面临或者不得不面临的困境,败局仅仅是因为“世事突然急转直下”吗?仅仅是因为资本的简单粗暴介入吗?仅仅是因为管理团队越位超盘吗? 

  上市四家公司的产品做得好吗?他们的产品曾经做得好过吗?一个没有前戏的公司,其高潮注定不会长久。2010 年9月7日,酷6的CEO李善友接受专访表示:很多人看重的天时、地利、人和,这与成功其实并没有必然联系,真正成功的企业家和创业家,几乎都是一没有天时,二没有地利,三甚至没有人和,恰恰是正确的价值观、决心、坚韧不拔的精神和梦想改变天时助其成功;而特别光鲜的那些,到最后反而跳不出来。 

  假如过去可以重来,我们换一个李善友、葛斌斌、徐茂栋等期盼的结局,于是我们又多了一个关于“价值观,决心,坚忍不拔的精神可以改变一切”的创业“传奇”,这显然未必是一件好事。这些年有太多类似故事在我们耳畔扯淡,它藏匿起了故事中成功的偶然性,无限夸大其必然性,强调主人公的愿景,相信资本可以改变一切,把一时的卡位当作永久的定位。那些事让我们对这个时代的成功路径有了更多幻想,让我们几乎忘记审视成功天枰的另一端:企业如同万物,有其自然生长规律。 

  向上述失败者致敬,如果他们的故事可以给我们留下思考,如果他们可以东山再起。
搜索
展开
回到顶部